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一嘉出墙被罚  

2015-03-12 17:57:47|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务完成。“随着凉风的轻抚,夜空中淡淡的飘过一句女声,然后瞬间被吹散于无影。

借着皎洁的月色看清了来人,只见一张绝美的心形脸蛋,弯弯的柳眉下,眼角微微些许上扬,看起很是狐媚。

黑潭一样深邃的双目微微睑起。纤长的睫毛卷翘起迷人的弧线,小巧挺拔的鼻子下薄薄的嘴唇,透着淡淡的樱花色的粉红!

细看女人左眼角下竟有一点血红的小痣,衬得的整张本就媚人的脸庞,更加的妩媚妖艳!

一身的黑色紧致皮衣裤,包裹着傲人的身段。乌黑及腰的波浪卷发随着清风微动,露出左边耳朵上吊着两个冰凉的银色铃铛!人儿轻轻一动,铃声也跟着悦耳的响起!

双眸微扬,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嘴角慵懒的一勾!浑身上下挥发着一股漫不经心的气质,带随意,带着妖娆。一种难以言喻的懒散中的妖冶,完美的从女人身上散发!

妩媚女子低眸看了手腕一眼,随之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妖媚女子瞬间一愣,抚额低咒:”糟糕,但愿还赶得及......“不待说完,便立即消失于黑夜中。

静谧的夜色中,2米高的私人别墅外墙上,忽然闪过一道纤细的身影。

不待那隐藏于夜色中的身影站稳于墙上,借助月色的银光,墙下一道身影忽然缓缓地现于月光中,朦胧的五官亦一下子清晰明了,不容置疑,这美得令墙上身影倒吸一口气的男人正是此栋别墅的主人——季非寒。

“回来了?”墙下,季非寒仰头,声音阴冷。 

默默地越过外墙,黑色身影的女子蓦地赔笑,“…哦呀…夫君大人,你站在这里守墙待妻是会吓到奴家的。”说着,她有模有样的拍了拍胸口,一脸惊吓。 

很显然,这一身黑衣打扮的女人原来是无故失踪了一晚的季少夫人——天一嘉。

危险的眯眼,季非寒揶揄,“你出墙干什么去了?” 

出墙?好像踩到季非寒的尾巴了。 

眼珠转的勤快,睁着眼说瞎话是天一嘉的家常便饭,“我没有出墙,我就是出去散散步而已。你也知道最近你的名声不是太好,大白天我都不敢出去,太引人注目了,无奈只能夜里出去放放风。”” 

冷哼一声,季非寒戏谑,“倒是我连累夫人你了,穿着夜行衣去放风。 ” 

差点被噎死,天一嘉悻悻地耷拉着身子,屁颠屁颠地挪到季非寒的跟前。

一个劲的靠近,“其实这事吧,它挺伤感的。” 

“离我远点,我可是正经人。”推开她,季非寒转身朝屋内而去,天一嘉看不见他唇角的阴险,跟在她身后的保镖第一时间便回报了消息,他不用想也知道是她又去做了什么好事。 

身后,天一嘉屁颠屁颠地紧随,而后拉着季非寒的衣角不放,他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季大爷,能不能缓缓您矫健如飞的脚步?您走得太快了。” 

不说话,季非寒入屋进房,扭头意味深长地看着天一嘉,直到看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夫人。” 

点头如搞蒜,天一嘉卑躬屈膝,“小的在。” 

“你有家法,我也有。”声音渐进低沉,季非寒思考的神色,分明是…… 

拿什么整死你,我的爱人。

冲女子勾了勾手指,他直接切入正题,“居然敢出墙了,我的家法你还记得么?” 

一个哆嗦,天一嘉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只差抱着季非寒的腿,“季大爷,饶了小的吧!往后我一定会好好回报您老人家的恩德的!” 

食指微摇,季非寒拒绝,“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好处,是你不需要代价就可以得到的。夫人啊,是我家教不严,如今你犯错,我只能铁面无私,对你执行家法了,脱吧。” 

——若你真敢出墙,我一定会把你抓回来,压到床上一遍又一遍,要你以身赎罪! 

擦了擦干涸的眼角,天一嘉哭泣,“这么伤感的事情,我已经忍不住悔恨的哭了。” 

有便宜不占非君子!季非寒道,“你总算意识到自己的罪大恶极了,那还说什么?脱吧,正好我们已经五天没有温习过了。” 

正是因为太久没温习,她今晚还不得死在床上?朝房门那边退去,天一嘉道,“时候不早了,我自知罪孽,面壁思过去。” 

上下打量着女子,季非寒道:“倒不如躺倒床上求我原谅你。” 

眼角一抽,天一嘉不从,“我还不如面壁。” 

“白日,做梦。”眼睛眯了眯,季非寒冷笑,笑得天一嘉慌得转身开门。 

身后,季非寒的手贴了过来,直接把她朝床上带去,利落地扑倒。 

低头,他几乎贴着她的唇说话,“夫人,你的觉悟太低了。只消我想,你以为你有回旋的余地?” 

哭丧着脸,天一嘉道,“心都黑了,黑了良心了你,禽兽!……嗯!” 

咬着她的唇,季非寒笑,“禽兽?那我就做做禽兽的事,也对得起夫人你的赞誉。” 

窸窣的脱衣声,有风从落地窗吹入,拂起薄纱床幔,轻轻泛起波动。压抑的喘息与隐忍的低吟在夜里响起,女子红透的小脸上布满了密密的细汗,几率发丝贴在了她的侧脸,愈显媚惑。 

“季爷,别脱了吧?” 

“你的玉手太细腻,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得好。” 

“嗯!……”永远都是这种被扑倒的姿势,原来这也是她的命运?紧紧的攀附着季非寒,她只能任他不断的侵入自己,带给她永无止尽的欢娱快慰。 

沉沉浮浮,季非寒封实着她的唇,一遍又一遍的爱她,十指相扣,一室皆春。 

“累了?”察觉她的恍惚,他放柔攻势。 

“……嗯。”全身酥软,她无力的哼了一声,一动也不想的动了。

附在她的耳旁,季非寒好心地放过了她,“那你睡吧。” 

喜极而泣,她感恩,“好!” 

“睡吧睡吧,反正我自己能行。”说着,继续攻占贯穿。 

“禽……禽……兽!” 

“你逼我更禽兽?” 

“没……没有!” 

“嘿嘿,晚了!”说着,季非寒猛的一挺,狠狠地爱她。 

终是明白祸从口出,夜晚,在天一嘉被禽兽中落幕 。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