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牛逼的尹氏老夫人  

2014-09-29 17:04:53|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少,王经理来了。”秘书敲门进来。

“请她三分钟后再进来。”尹希夜依旧低着头批示文件。不加修饰的黑发覆了抹阴影在额际,俊逸的面部轮廓,贵冑气质显露无疑,一身高档的深色系列西装衬得他整个人沉敛出众,修长的手指挚着纯黑的精致钢笔在纸间划写,自信而优雅......突来的兴致,让花釉不自主打量起他来。

“结论是什么?很出色?”手背淡雅托起脸颊,笑容漾开。

花釉眯了眯眼,低头翻了一页画册,脸上些许燥热——这个男人,从某一面来讲,的确越来越贱了。

“夫人是在腹诽着为夫么?”

于是,花釉只觉得耳边有黑影压下来,耳际的发丝被抚去,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尹希夜堵住了唇。

尹希夜的唇菱角分明,看上去虽然好看,但总给人一种冷漠无情的感觉,即便是唇角上扬的时候,也是高贵中带着一丝清冷,温和中带着漠然,只是看见他笑容的人,通常都会被那股优雅迷惑,被那温和欺骗,从而看不透其下隐藏的冷漠。

其实还有一点,只有总是被尹少占尽便宜的花釉才知道,其实他的唇是温温软软的,每当触到他的双唇时,都会让人觉得那双唇蕴含着无限温柔,诱人沉迷。

这也再一次证明了尹少无处不勾人的特性。

花釉微微侧头,躲过他的唇舌,嘟囔道:“你就不怕被看到?”

颇为无辜,尹希夜狭长的眼眸微转,一瞬便是无限的魅力,偏生又被他蛊去了心神,微微一愣,花釉看着他,但见他笑得愈发迷人。下一瞬,他再次摹地俯身靠近,微微扬起红唇不经意间滑过她的唇,唬得花釉再一愣。

一瞬不瞬地看着花釉,尹希夜有理极了,“夫人,这里是你男人的地盘,再者,我们还有一分钟时间。”

强词夺理!

唇瓣上尽是尹希夜留下的酥麻,她不由抿唇,却不提防尹希夜再次的突袭。利落地将她的腰身箍住,尹希夜猛的欺近了她的唇。两唇再次相碰,此次他吻得很用力,带着些许轻轻的噬咬,像是在惩罚。

“嗯。”微微的疼痛从唇瓣上存来,花釉皱眉,不由轻呼了一声,却也叫尹希夜趁机更为放肆地入侵。唇舌间炽热的纠缠,尹希夜紧紧地抱着她,花釉想要推开尹希夜,可是全身软绵,半点力气也没有,只能任由尹希夜主导她。

结果,花釉不但没见到尹氏传奇人物之一的王经理,还被某人带上床去做运动了。

“尹希夜,你够了!”声音也有些无力,但是那娇媚的声音却分外诱惑人。 

感觉到身上的人呼吸更加粗重,花釉两眼泪汪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夜,真的累了……” 

尹希夜深吸了口气,“睡觉。”抚了抚她汗湿的发丝,看着她疲惫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看来她的身体还是有些问题。 

“夜,相信我,你绝对会未老先衰的。”

尹希夜闻言也不恼,一只胳膊从她颈下穿过,让她枕着,大手轻轻抚着她的手臂,另一只手在她腰间不轻不重地揉捏着,看着她渐渐睡去,却依旧没有停,他知道自己这次累着她了。

可是,无办法,在尹宅住的这八天,他就被饿了八天,这次难得骗的了她跟来上班,能不趁着天时地利人和而干点坏事,拿回一点福利,他都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

“小釉......”温柔地抚了抚怀中人的小脸,看着她无意识地蹭了蹭他的手掌,尹希夜眼中温柔更甚,轻轻吻上她微张的小嘴,将口中的药丸渡进她口中,见她咽下,才细细的吮吻着她柔软的双唇。

良久,见她有些呼吸不顺,才不舍地离开她的唇,尹希夜抱着她,让她继续睡,正当自己也想陪着她睡的时候,却被一个电话中止了。

先是猛地按下电话,然后缓缓的抽离左手,简单的穿上睡袍,走出与卧室无异的休息室,再轻轻地关上房门,才接过电话聆听。

“什么事?”

“少爷,尹老太太和小少爷在外面出了一点小状况,然后被录制成视频放上了网。”

闻言,尹希夜脸色一沉,嘴角一抿,低声说下几句后便挂了电话,然后走到电脑前,打开江一转发给他的视频网址。

......

记者一:各位,这里就是当时发生数人砸车的现场,那么现在先由我采访一下这位目睹这一切发生的目击者。张先生你好,请问你能否大概说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

张先生:哦,好!事情是这样的,我原本在这附近的咖啡馆坐着等我女人的,然后我不经意看到一个看上去很有贵妇气质的老太太带着一个穿着很贵族式的小男孩从那间儿童餐馆出来,那个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吃套餐给的玩具,一耍的给甩了出去!没那么巧的,门口停着辆很酷的宝马i8,结果就那么巧的给砸上面了,结果就那么巧的给划了那么一小小小...道痕迹!其实,以我这双正常肉眼来看,根本就没什么,塑料玩具不大可能划伤车子啊!

记者二:然后呢?

张先生:然后那个宝马的车主就踹着大气下来了,一看爱车给划了道痕,什么也没说就啪啪给了那个小男孩两嘴巴!哎呦,那个缺德劲,要是我牛逼我就煽他回去!

记者一:以这样的情形看来,那位宝马车主也不是一个有什么胸襟的人。那请问小男孩的奶奶跟着怎样做了?

张先生:那小孩的奶奶就立即打了个电话,并且把那个宝马的主子给拽着,反正他没得走了。大概十五分钟后,那门口当道就立即停着好像五六辆车,好像都是什么兰博基尼保时捷之类级别的,还站着10几个人,那叫一个牛逼啊!

记者三:然后那十几个人开始围攻那台宝马车吗?

张先生:当然不是。后面发生的你们绝对想象不到,那个场景真的百年难得一见啊!

记者一:到底怎么的百年难得一见?

张先生:我隐约猜测了一下,那10几个人当中看起来最高大最有气势的那个黑衣男人,估计是那个老太太的什么亲人,领着那十几个人先是很恭敬的对那位老太太行了个礼,然后把那个脸颊都被煽肿起来的小男孩带到车上去。虽然我觉得自己也算蛮帅的了,但和他一比,还真的有点自行惭愧,你说,上天真是不公平,长得那么帅就算了,怎么还开得起兰博基尼,真是无法比!

记者一:......

记者三:......

记者二:麻烦张先生你先不要岔开话题,继续说一下下面发生的过程。

张先生:呃,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岔开话题了,幸好我录音了,你们听一下吧,下面就是他们的对话——

老太太说:”我们小孩划了你的车,是我们不对,你这车多少钱买的?

车主:200w。

老太太:现在值多少钱?

车主:160w。

张先生:你们听,这简直就是胡扯一通,这——

记者一、二、三:嘘!

张先生:......

老太太:那行,到车的后背箱数160w。

“嘶——“震惊过猛,围观的群众连同几位记者惟一的反应,竟是齐抽一口气。很显然,被吓到了!

记者一:....160w....160w现金?

张先生:那当然!整整的一车尾箱的人民币啊!我的妈哟,这辈子还真的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红花花的人民币!简直看瞎眼了!哦,对了,那宝马车主估计当时也懵了,就乖乖的跟着那个牛逼的老太太去数160w.....

老太太:金额方面没错吧?

车主:...没..没错!

老太太说:把那车给我砸了!

“嘶——“再一次的,周围同时发出一道抽气声!议论声瞬间响起。

记者二:不得不说,这位老太太绝对是个大人物啊!

记者三:请问有那位老太太的照片吗?

张先生:唉,说到这个我就郁闷了!我当时明明用手机很小心的偷偷录制了整个过程下来的,谁知道,那十几个人当中的一个紫色衬衣的男人突然走了过来,笑嘻嘻的用一万块换走了我那部手机,看着那一沓人民币,我当时就懵了,然后手机就这样没了。现在清醒过来,我还真的有点想知道,他是怎么发现我在录制的?我当时明明拍得很小心的啊!

记者一:那真的很可惜!那请问后来的发展是?

张先生:哦,随着那跟着的10多个人就回车里取了斧头之类的,把那宝马给砸了个稀烂。我相信,那个宝马车主当时彻底噩梦了,直冒虚汗!我当时也被震住了,腿都不知道迈了。后来,半个小时不到,宝马车算是彻底报废了!然后那老太太说:车的事,我们算解决了,接下来你打我曾孙的事,我们该说说了,我曾孙子比你车值钱多了,一个巴掌500w,你看着办吧!靠,我当时就傻了!估计那宝马车主尿都吓完了...

很显然,在场的记者也听懵了,已经忘记采访,只是口瞪目呆的看着目击者用相机偷偷拍摄下来的几组图片。

记者三:....这堆废铁就是那台宝马i8?

张先生:唉,这就毋庸置疑了吧,记者小姐,有图为证,我哪能骗你!

抽气声再一次从记者们惊讶的语调中发出。

记者二:那请问接着下来如何?

张先生:还能怎样,我就看那个宝马车主被”请“上车了,走了。估计要是没点家底,死定了!有家底也败完了!

记者一:......想不到G市还能有这么神秘的一方势力!

记者三:照你看来,张先生,你觉得那位老太太那群人像是黑社会之类的人吗?

张先生:说真的,我还真的没看过这么有素质有贵族气息的黑社会。

记者二:那整个过程下来,就没一个警察到现场?

张先生:这个就更要说一下了。他们走后没多久110就来了,不得不说,警察大哥真**的准,刚走就来!

记者一、二、三:......

......

关掉视频,尹希夜突然发觉太阳穴有点隐隐作痛。

就在此时,办公室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位不请自入的男人径自走入,来到尹希夜办公桌前,自而然地坐下。

“hey,尹,报道看到了?”

尹希夜抬眸,静静地眯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语,然后示意紧跟随后的秘书关门出去。

这是一个非常俊美的男人。

从下往上看,可以看到他刚毅的下巴,有几根冒头的青涩胡渣不甘寂寞的点缀在小麦色的肌肤上。

高高的鼻梁宛若一座雄伟是山峰,像是一条被拉的笔直的线,眉骨微微突出,眉毛很黑,想必是有一双深邃的眼眸。

“那你要如何重谢我?”

男子直望过去,不出所料,他飞振的眉毛下,是一双苍蓝色的眼眸,微微凹陷,看人的时候显得很专注,也很霸气......

“谢你?”慵懒清雅的嗓音伴着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幽幽传来,”哼。“

“啧,你那是什么眼神语气?”蓝眸男人眼角一眯,“外婆一个电话打来,我立即抛下美人去救你儿子,你不感恩图报,难道你想忘恩负义?”

知道百里堃这个表哥从小就被自家奶奶亲手带大,所以无论思想还是行为上都与当年的黑道皇后此时的尹氏老夫人他的奶奶极为相似,办事方式又岂会不相同,也不计较他这种做事不计后果的行为,只是放缓了手指轻敲书桌的速度,清雅的眉宇一扬,薄凉的话语幽幽溢出,却染上了一丝寒意,“你不该让这视频出现在网络上。”

百里薄薄的唇像是雕刻出来,如同刀剑上的岁月刻痕,硬朗分明。此刻嘴唇一抿,不知是心虚还是懒得解释,不语。

“如果让爷爷知道奶奶出镜了.....”尹希夜面色平静,娓娓而道,“你说,你有多少胜算能躲得过爷爷的追杀?”

原本还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爽朗神情,瞬间嘴角一抽,蓝眸转了转,轻咳一声,“不会吧....视频被上存到网络时,我已经第一时间叫人截住了这些视频,外公应该不会看到吧?”

”呵......“似笑非笑的瞧着桌面,尹希夜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眸光慵懒的看着他,眉宇间尽是云淡风轻的洒脱和惬意,瞧着他那慌乱和讨好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勾起唇角,一贯魅雅的模样,倒是让人更猜不透他的心思。

”喂,好歹我也是你惟一的亲表哥,难道你真的想看到我再次被外公追杀?!“百里堃终于忍不住,吼起来了。

要知道,身为黑道皇后的接班人,他从小就胆识过人,从来没怕过谁,惟一说道真的有点难以面对的,就是他那个已经接近80岁却依旧硬朗得要命的外公尹松林。

”闭嘴!“担心百里堃刚才那声吼叫会吵醒休息室里的那位,尹希夜立即起身向那方向走去,顺便向呆愣中的百里丢下一句:”二选一,一静坐,二离开。“

从上至下的扫了一眼只穿着白色睡袍的尹希夜,回过神来的百里堃终于想明白了,原来他这个表弟也会在办公室‘办事’的啊!想到这,嘴角一挑,正当准备趁尹希夜打开房门之时顺便偷瞄一眼里面那位佳人是何方野花时,却被尹希夜一个劲力抛飞过来的睡袍遮挡了视线,而等他从头上拿下睡袍,休息室门口早已关闭,一条缝也不留。

泰若自然地裸着身子走进休息室的尹希夜听着从门外隐约传来某人的低咒懊恼声,心情瞬间愉悦起来。

想觊觎他家夫人的裸色?

痴心妄想!

眼看花釉没有被噪音吵醒的迹象,尹希夜嘴角微扬,转身往浴室走去。

十多分钟后,待尹希夜身穿白衬衫黑西裤走出浴室时,就看到床上的人儿裹着被单望着手机发呆。

本面色有些难看的尹希夜在看到花釉惺忪的目光时立即敛去了脸上的不快,蔷薇色的薄唇轻扬,漾起绝雅的弧度,"吵醒你了?”

 摇了摇头,还在呆愣中的花釉抬眸对着那温润的眼睛,再依次往下望后,瞬间从失神中醒来。

只见眼前的男人白色的衬衣胸前的两颗扣子解开,露出性感的胸膛,黑色的长裤将人衬托的愈发的魅雅清幽,高贵隽永。

淡淡的往喉咙咽了口水,低眸轻声道:”没。“

扔掉手上正拭擦着黑发的毛巾,任由剩下的点滴水珠从柔软的短发上落下,轻声走到其身旁,将她拉入怀中,往额际轻吻,“夫人,在想什么?”

敛去那含羞的目光,搭在那环抱着自己的手臂,花釉靠在他怀里,轻嗅那淡淡的沐浴过后的馨香,绯色的唇瓣轻扬,“我在想我要不要去请教一下奶奶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一招制敌。“

尹希夜:”......“

花釉一回想起刚才那段视频的内容,小嘴不由自主微张,极为难得的感叹道:”太霸气了!“

尹希夜眼角几不可见地抽了一下,然后心中打定主意:以后决不能让自家夫人再接近自家奶奶!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