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幸福的一家  

2013-08-29 12:59:50|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间,就到暑假了。

为了庆祝夏子轩小朋友在期末文武方面皆取得优异成绩,花釉夫妇决定在这个暑假,一家人去巴厘岛游玩一周。

在飞往巴厘岛的飞机上。

作为一个记者,特别是一个资深的国际记者,善于发掘新闻点的冯露久而久之早已拥有一双敏锐而深邃的透视眼,一对善听八方的顺风耳,当然,更加缺少不了一颗冷静而情形的头脑和永不满足的虚心。

所以,她一上飞机就留意到坐在她左侧位置上的出众男人。

冯露不得不感叹,身边的这个男人,他的外型和气质都可以称得上是她心目中完美男人的代表。他在阅览一本时代杂志,修长的指尖翻着纸张,从容的姿态,无可比拟的优雅。

她知道他,尹氏集团的总裁——尹希夜,在一期采访节目中看到过,是一名典型的成功人士。

“嗨,你好。”冯露斟酌良久终于鼓足勇气打了招呼。

尹希夜侧过头,礼貌地朝她微颔首,“你好。”

原本压抑的紧张因为他的开口猛窜上来,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我叫冯露,你好。”

尹希夜点了下头,并没有自报姓名,对待公众的姿态他永远做得得体但绝对疏离。

冯露不免失落,正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后座有人走上来,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男孩,“妈咪睡着了。”

尹希夜笑了笑,站起来把男孩抱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抚了抚他乌黑柔软的头发,转身走到后面。

冯露下意识地从座位中间向后看去。

临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女人,帽沿压得很低,席郗辰坐到她旁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动作自然而然。

“她是你妈咪?“

夏子轩有点疏离的点点头,不语。

“那么,尹——现在坐在你妈咪旁边的是——”

夏子轩原本不想多说,但是又怕那样会不礼貌,“他是我爹哋。”

冯露表示,她已经被这个消息震惊得几乎魂飞魄散。

结婚不够一年的尹总裁居然有个4、5岁大的孩子了?

这简直是一件轰动众人的大新闻。

冯露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样消化这个震撼的消息,忍不住又回头望过去。

她好像转醒了,食指将帽沿抬高一些,神情带着刚睡醒时的迷离,转头看到身旁的人不由自主地轻浅一笑,然后,她看到尹希夜拥住她吻住了她的唇,冯露的脑子瞬间有些脑充血了,她看到尹希夜笑着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她一愣将棒球帽拉低,但是脸上刹那浮现的那一抹嫣红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尹希夜自己偶尔也会笑笑。他笑的时候,眼神漆黑,目光下意识地垂下来,嘴角却在此时弯弯地划成一道迷人的弧线,云淡风清又暖意盎然。那充满笑意的嘴唇如一轮新月,带着一抹清丽摄人的光芒,缓缓爬上姑娘的心稍。 

那一瞬间冯露都看得呆了,心都轻浮地飘了起来。

这一幕冯露很多年后依然记得,有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关于尹氏集团总裁的报道,每次看到他在公众面前沉稳冷静的言谈举止,心里总是会不由地想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柔情似水。

面对这样的一个劲爆新闻点,作为一个记者而言,这是一个让自己更出名的机会,只是,冯露却首次放弃了这样难得的一个独家新闻。

后来,在巴厘岛,不知道是老天爷特别奖励她,所以让她和妹妹冯娜在一间麦当劳的快餐店里再次撞见了这一家三口。

在街角的麦当劳店里,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一身英伦风的童装,头发有些微卷,脸蛋红彤彤的,双手捧着果汁默默喝着,黑亮的眼睛笑着望着对面的人。她穿着一件黑色T,长发及腰,发尾稍微有点卷翘起来,下身牛仔裤,脚上好像是D&G的凉鞋,简单的打扮气质依然出众。

冯露今天是约自己的妹妹冯娜过来陪她相亲,所以今天是来这边见相亲对象的,这个月的第三次,每次都碰到极品男人让她差不多已经绝望,但是迫于长辈压力不得不过来过过场,正无聊地等着那位在QQ上跟她炫耀半天丰功伟绩的相亲对象来吃散伙饭时就瞟见了这么一副画面,冯露心里不由叹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那女人估计跟她差不多大,难道气质真的是天生的?冯露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蓝色连衣裙,不由摇头,下次还是穿裤装,感觉干净利落一些,抬头看去,小男孩正把番茄酱捏到闲置的果汁盖上,然后将薯条和番茄酱放到两人中间,对面的人没有动作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冯露再次哀叹,如果以后自己的小孩能有这个孩子的一半乖巧估计她也心满意足了。

“姐,你认识那对母子?”

“嗯?”冯露回过神来,对着妹妹那疑惑的眼神摇摇头,“不算认识吧,大概属于我认识她,而她不认识我的范畴。”

“她是什么身份的人啊?”冯娜再转过头去看那对感觉不太像母子的母子,然后露出迷茫的眼神,道,“姐,你怎么认识她的?”

“她呀......”伸手拖着尖尖的下巴,冯露眼神一眯,叹道,“一个拥有所有女人都羡慕妒忌恨的所有东西的女人。”

正当冯娜对花釉流露出好奇神情,回过头打算继续深入问道时,却被推门而入的一道亮眼的身影吸引了,连思绪都立即转移。

“天啊,姐,你看,你快看看。”冯娜指了指正推开玻璃门进来的某挺拔身影,双眼不由得立即星光闪闪,“好帅气的男人,天啊,我们这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英俊的男人而我不知道的?姐,这男人该不是就是你今天要相亲的对象吧?”

麦当劳里推门进来的一名男子,一套亚麻棉质悠闲服装,身材修挺,带着无框眼镜,斯文俊雅,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好像看到了要找的人,神情带笑,冯娜看到这个男人走到那个窗边的位置,然后,俯身轻轻地吻了一下女人的额头,他好似说了句,“久等了。”接着又伸手摸摸对面小男孩的微卷黑发,“今天玩什么了?恩?“

小男孩立即仰起头,笑了笑,答道:”我今天和妈咪去玩冲浪了,我比妈咪玩得更厉害,妈咪运动细胞貌似不太好啊,所以没去玩......“

女人瞬间低眸瞪了眼着落她面子的小鬼,耳朵却不自觉的微微的红了。

男人抬起头看着她,眼睛里有着毫不掩饰的温柔,“你呢?玩了什么?”

她好像笑了笑,“你在查勤吗?”

“不,如果是查勤我会问——在我不在的三个小时里,有没有人跟你搭讪,老婆?”

她无奈叹息,不答反问,“你下午还要忙吗?”

“你要约我?”男人的眼角带了笑。

“原本不是。”她看了一眼小男孩,“那么请问尹先生下午是否有空,能否陪……我们逛一下?”

然后他执起她的手轻吻了一下她的手心。

冯娜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对面坐着的亲姐冯露已经唤了她好几声。

”怎么,看傻眼了?“冯露对自己妹妹貌似还没回过神来的呆样子感到好笑,”觉得很惊讶?“

”姐,他们....是一家人?“冯娜呆呆的问道。

”如你所见,他们是一家三口。“

或许,冯露两姐妹都被这散发着淡淡温馨幸福感觉的一家三口所影响了,所以接下来的相亲对象出现不到五分钟,这场相亲就结束了。

傍晚时分,巴厘岛上的某一私人别墅处。

在一幢蓝白相间的住宅前男子停步,花园里种着茶花和水仙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花种,篱笆外围一圈栀子,雨后的空气里一阵轻风吹来带出甜甜的清新味道。

已近黄昏,放着两张白色藤椅的木制走廊上开着一宅幽幽的橙色壁灯。

客厅中间是一面几乎占了半面墙面的落地窗,紫红色的窗帘遮住黄昏的霞光,吊灯开着,光线明亮,左侧的墙面上挂着一些用暖系布遮起来的框架,隐约看得出应该是画。一套简单的米色沙发,沙发上放着许多橙色靠垫,视觉冲击强但并不觉得突兀,沙发后面是一面书墙,地上的藤编篮里零散地放着一些杂志和画册,底下是白色的地毯,延伸到古色古香的吧台。

“小花,不在?”

“在,只是还没睡醒。”尹希夜在男子面前放下一杯咖啡,然后说道,“随便坐一下,我上去叫她下来。”

“不用了,让她继续睡吧。”男子淡笑道,“我只是刚好知道你们也来这边旅行了,所以过来看看而已。”

“她如果知道你来了,会很开心。”

“不了,”男子摇摇头,笑道,“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那就够了。”

花釉最近常常想起小时侯,想起以前那些以为早已忘却的人事,虽然都是琐碎的片段,但是,梦里梦外的总在断断续续回忆着,然后慢慢凑成一副完整的过往,犹如好友小悠经常哼唱的一首法国民谣,“回忆又再次盛开在玫瑰的浮桥上”,花釉好笑,歌曲的后面是“我爱你已久,永不能忘。”

哼着唯一会的最后那一句歌词走过客厅,走到后院门口,尹希夜在花园里给花草浇水,白色的衬衫休闲裤,赤着脚踩在草地上,裤管卷得老高,矜贵的样子多了许多亲和感,“实在应该拿相机拍下来。”

“什么?”

“Nothing,”花釉坐到石阶上,伸手指了指停在篱笆外的银色跑车,“你什么时候买的新车?”

这款车应该貌似是一嘉说的那款兰博基尼 Reventon吧?

—— 兰博基尼 Reventon,最高时速:340km/h;加速时间:3.4秒(0-100km/h);驱动方式:后置四驱;动力参数:6.5L V12发动机;最大功率:660匹马力;车型尺寸:4700mm*2058mm*1135mm;车身重量:1665公斤;限量发售:20台。

至于一向对车没什么兴趣欲望的花釉,居然能记得这款高级跑车,甚至了解得那么深入,当然少不得她身边那位风骚的好友天一嘉的日夜折磨所赐。

花釉猜想,如若被天一嘉知道尹希夜买到了她所买不到的这款限量版跑车,恐怕会发飙吧?

想想那情形,貌似越来越期待了。

花釉在心中偷笑地暗忖道。

尹希夜侧头看去,“前天。”

花釉从遐想中回过神来,抬起右手指了指左侧的车库,问道:“家里的车库停不下了?”

“算是吧。”关了水龙头,笑着走过来,在花釉身旁坐下,”老婆。“

”嗯?“

“老婆。”

“嗯。”

“老婆。”

“......”

眼看身旁的男人貌似没有停下去的意思,花釉立即转过身,双手捧起尹希夜的脸,转过来,对上那对迷人的眼眸,眯眼说道,“你到底怎么了?”

尹希夜笑了,“老婆。”

“......”

花釉此刻可以很肯定,这男人中邪了。

感觉自己的双手俾一双更温暖更安全的双手覆盖住,花釉愣了愣,疑惑的看着尹希夜。

'“老婆,我发现,”尹希夜渐渐的靠近,直到额头碰上了花釉的,才停止,“其实,我很小气的。”

这次,轮到花釉笑了。

“你现在才知道?”

“刚才,陈遇白来过。”

花釉闻言,唇边的笑霎时敛起,她静静地看着他,对上那双深邃却又盈满了无限柔情的凤眸时,眼中的笑意便渐渐的变淡,寂静了数秒,终于理清脑海中朦胧的头绪后,终究忍不住轻叹道,“尹希夜,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尹希夜有点凄然的一笑,轻抚着她的脸颊,看着她微怒的表情,低哑开口,由衷地叹道:“小釉,你知道的。”

对你,我从来没失信心。

没信心,是我对自己没信心啊......

他吻的那么小心,好像稍稍用力她便会破碎似的,这样的吻吻得她都心痛起来。

“小釉,陪我到老可好?”

感觉到他的微颤,她翻身坐起,望着身下那满是希冀的凤眸,泪水滑眶而出。

看着眼前这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变得那么低微,花釉心中不由得一痛,二话不说,捧起那帅得一塌糊涂的俊脸,“好。”用尽全力地吻上,“好……”

如此的你,让我怎能不爱?

除了你,还能爱谁?

傻瓜......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