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简心嫚的殇  

2013-05-22 17:51:13|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心嫚醒来的时候,一室的阳光正好.。

窗口的轻纱被风吹得轻轻飘扬.。

阳光一缕缕飞进来,像是调皮的孩子,在她的脸上跳跃。 

她觉得有些刺眼,下意识地用手蒙住了双眼。 

感觉腰间仍被紧紧的环抱着,颈窝处被魏辛然喷出的热气惹得有点痕痒,意识也终于慢慢的清醒过来。

简心嫚睁开眼睛,侧脸看着一张仍在熟睡中的俊脸。

脸色比平时较为苍白,下巴隐隐有胡茬,一副落魄的模样。

像是被人蹂躏了数百遍。

但好在嘴角微微的翘起一个优雅的弧度,让人稍稍放心。

回过神来,简心嫚收回复杂的目光,转过脸,目光寂寥的望着雪白的天花板。 

仿佛想到了什么,此时动人的笑了起来,笑容薄凉而又凄然。

—— 那一年,她16岁,首次找上魏辛然。

餐厅临水的落地窗开着,窗帘半掩,随水上传来的微风轻荡,正如她此刻的心。啜了一小口咖啡,她可爱的歪了歪头:“这间餐厅不错。”简心嫚盯着他嘴角那抹笑,“喂!你这么急叫我过来,是不是同意我之前说的合作?” 

魏辛然修长的指正交叠在膝上,食指一下下的弹着,良久,“不是。” 

简心嫚诧异的“咦”了一声,“那你叫我来这里干什么?又是为了让我围观魏大少相亲?” 

魏辛然转过头看向她,笑了起来,反问道:“你说呢?” 

最后,几乎面临破产的夏氏集团跌破所有人的眼镜,在某一个下午被救活了。

就这样,在哪一个下午,她卖了自己给魏辛然,救回了夏氏集团。

—— 那一年,她18岁,将第一次给了魏辛然。

"我说......你就不能......不能轻点?"

“没轻的——我的钱是那么好拿的么?” 

她一愣,漂亮的眼睛为其所蒙,原本模糊湿润如春日早晨的雾,这时忽的冬雪皑皑。 

颠乱里,她咬牙,忽然伸手环住他脖子,在他耳边腻声道:“承蒙惠顾……” 

“你、找、死!”威胁顿住,危险至极的眯了眯眼,冷声一字一字。她眼神媚的要滴水,挑衅不已的对着他。

昏昏沉沉里,想起聂晓晓的话,直欲发笑——她和魏辛然哪里算得上情人呢?连炮友都不如,至多各取所需,交易而已。

虽喜怒无常,但魏辛然是个大方且守信的人,JW的资金第二日就到位,“夏氏”被魏潇追着打的局面顿时逆转。 

——那一年,她21岁,魏辛然跑去法国订婚。

订婚宴那晚,魏辛然出现在她家门口。

“你屋子里真香。”他制住她,在她耳边吹着气,说。 

心嫚偏过头来,“要不要也把精油的牌子写给你?” 

“好啊,”他轻咬她脖子,语气里的愉悦让简心嫚牙根直痒痒:“我买下来送你。” 

简心嫚扭过头,“恶心的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唔,我检查下是不是真的。” 

“魏辛然!”简心嫚猛的伸手推开他,简心嫚顺势让开,“咚”一声撞在门上,却仍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怎么?生气了?” 

简心嫚隐忍的长吸了口气,明艳艳笑起来,“我为什么要生气?” 

“对啊,你为什么生气?”他笑吟吟的叹了口气,“可是每一次你像刚才那样叫我名字,都是气急了的时候。” 

“这回真没有,”简心嫚笑的更妩媚,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钱也拿到了,爽也爽到了,魏总人财两失都这么开心呢,我生哪门子的气啊?” 

魏辛然微微笑着,“既然你不生气,今晚去我那里?” 

简心嫚摇头,“最近不缺钱耶!” 

“这么说,我也为难一下‘夏氏’?”魏辛然随意的抱着双手,修长的手指搭在臂上,漫不经心的轻叩着,“想清楚了再回答——我出手的话,可不会像聂国正那么好对付,到时候你不知道得陪我睡多久。” 

“滚!”简心嫚怒极攻心,演不下去了。 

他一笑,抬腿往外走,却忽然又被叫住,“怎么了?”魏辛然回头。 

这时,心嫚正好想起昨天雅琪问她的话:“他老爹明明前几天还指使聂家对付咱们家呢,聂家那个聂晓晓到处放话说,她就要嫁给魏辛然了!为什么忽然又来我们家看你?咱们和魏家和好了吗?要联姻是吗?” 

“作为你这几年的床伴,我私人提个建议,“心嫚迷人一笑,”与其选那个花瓶做魏夫人,还不如选我堂妹,雅琪。包君满意啊......”

后来,魏辛然黑着脸走了。

——那一年,她24岁,首次被绑架。

在断崖边沿上,有三个人。

简心嫚被捆着,身上的衣衫已经有几处破损,有些地方甚至都涔出了血丝。

精神已经有点错乱的聂晓晓站在她的身侧,拿着一把军刀的手放在她的颈项处。

而在聂晓晓的另一侧,魏潇坐在地上,他的身上倒没什么绳索,只是腰间处貌似系着类似炸弹的东西,但他脸色苍白,一动不动,似乎也受制于聂晓晓。

很显然,这是一个选择题。

二选一:一个生,一个死。

当时,她昏昏沉沉的,模糊的语言片段传入她耳中,她却听不清任何字语,睁大了眼睛,只看着魏辛然,屏息等待着他的回答......

魏潇和他不是血亲,但魏潇照顾了他二十多年,情谊更甚父子。魏辛然或许寡情冷淡,却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要他在魏潇和她之间做选择,简心嫚并不敢想结果。 

至少在她与他的十年里,从未见过他对谁比对魏潇更忍让。 

她与他的十年……十年又怎样呢,不过同床,他们才是一家人。

后来,结果出来,正如她所料,她被推落断崖。

跌落前,她眼眸中一片黑暗的死寂,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可笑吧,虽然口口声声说想着看他的选择,但其实心里早就认输了.....

只是——只是还是傻傻的抱着一丝希望。

如今——连这一丝也被击了个粉碎了啊......

也许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选择,所以才会选择了赌,也算给自己一个交代。

心,竟然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好冷,如被冰冻住一般。

空荡荡的,没个着落出.....

就这样吧,终于能彻底死心了啊。

抬头再看一眼天边的朝阳,她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这一切,终究这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梦......

只是,当时,如若简心嫚知道魏辛然心中的想法,或许,就不会那么的绝望了。

看着简心嫚求死般自动往身后的断崖倒下的那一瞬间,魏辛然几乎魂飞魄散,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跟着一跃而下!

“小心,如果这是唯一的选择,那么,就让我来陪你,上天下地!”

救不了她,那就陪她一起死吧!

不能同生,便同死!

后来?

呵,后来她和魏辛然当然是被救回来了,不然,此刻,她和他也不会这么舒适的躺在这里。

她记得当时问过尹希夜,为什么要救她?

尹希夜天性凉薄,又见惯了生死,何况对她并没有多深的感情,根本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出力的救她。

尹希夜当时如是这般说:“你坠落而死我也很伤心,却是替魏辛然伤心。我知道你的死对魏辛然来说意味着什么,那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平素越是对感情冷淡的人,一旦动了情,那是丝毫也不亚于普通人。也或许比普通人还要猛烈些。何况,当初,我欠下他一个人情,这次,就当还了那个人情罢了。”

也因为这件事,他们分开了一年。

在走之前,也因为她那番话,魏辛然才放手。

——“你不必向我解释,魏先生,欠你的,我已经还你了,如今,你欠我的,我们也已经互相抵消了,我们已经互不相欠了,所以——我们还是各走各的的吧。”

至于后来为何又和好,变回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关系身份,她也不太记得了。

或许,只是不想也不愿记起罢了。

她在那样想着的时候,目光无焦点的看着远处,脸上的神色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温柔与决绝,醒来的魏辛然见此本已怒,被那抹温柔之色轻触心头,竟又心软。 

但也只是为了她。

“在想什么。”一双大手彭起她的脸,魏辛然深邃的眸子凝望进她的眼里,他那幽暗的眸子里含着轻易可见的深情,这一刻,简心嫚原本涣散的眼神顺便清明起来。

“没什么。”简心嫚身体不受控制的很自然的往后靠了靠,却不知该说什么,慢慢的闭上了眼眸。 

魏辛然眼眸一眯,痛意从中一闪而过。

她,居然在抗拒他!

心,憋闷得几乎要爆炸。

他,一定要改变他们的关系!

“心,”魏辛然在简心嫚身前慢慢的身子,直到与简心嫚毫无光泽的眼眸对上,才继续缓缓的说道,“小心,我们去领结婚证。”

简心嫚瞬间被秒杀,愣住,毫无反应。

与他鬼混十年,再私密无间的时刻,她都从未想过嫁他。 

这样用词,好像不太恰当?该是—— 

与他鬼混十年,再私密无间的时刻,她都从未敢想过嫁他。 

一直沉默到近乎失语的简心嫚突然抬眸看了他一眼,如泉水浸泡过的眸子瞬间变得比水晶还要清亮。

璀璨的让魏辛然的心弦砰然一动,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起他们初次邂逅时她那惊鸿一瞥,顾盼生辉。

从此,他的人生因为她而美丽,在往后的岁月中,虽然历经劫难和分离,他们也始终相爱如初。

这一瞬间的回味走神,让简心嫚寻得了机会,翻身下床。

以光速的速度迅速穿好衣服鞋子站起来,对眯着眼躺着的人说:“魏总可能还没睡醒,头脑不太清晰,这个时候最容易做错抉择,所以小女就不再打扰,先下楼吃早餐,魏总还是继续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 

眼看她拼尽了力气挣脱了他的怀抱,魏辛然心猛的一沉,赶紧伸手一抓,却仍是以失败告终。

这样的情景,让他想起了昨晚的噩梦。

当时,她的身体已经冲出了卧房,来到阳台,登上了头顶那等候多时的直升飞机垂直下来的绳索梯,而魏辛然用力抓住的,是她的手臂。

“心嫚!下来!”魏辛然脸上闪过的是惊怒,他想把她拉下来,却被她一声撕裂的‘滚!’字,震到了原地。

这一瞬间,他看到她脸上的决绝,痛楚和疯狂,她深深的抗拒自己。

他的手骤然一落,松开她的胳膊,脸上浮起苍凉无奈的苦笑。

心脏像被一根利刃狠狠击中,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原来,自己做的一切伤害她如此之深。

就这样,魏辛然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载着简心嫚离开的私人飞机迅速的远离了自己的视线。

然后,他还梦到她离开了他,好不幸福嫁给了另一个人。

卧室的门开了又轻轻关上,脚步声渐远。 

魏辛然慢慢的睁开眼,静静盯着天花板,忽然他冷笑了一声,拎过尚留有她余温的枕头,重重掼下床去。 

扯起被子翻身睡觉,半晌,他自己的那只枕头也被他摔了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