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初春郊游  

2013-03-05 17:38:03|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春天刚开始的时候,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一簇簇妖艳的黄色就像是一只刚出窝的小燕子的嘴巴,扑棱棱的落满了整个田野,除了人们脚印里的绿,油菜花仗着个头压过了小麦,向着太阳的方向轻轻晃悠着脑袋,好像是一个对这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孩子,在风中笑着一抹葱绿的味道。

此刻,身穿一条及裸的黑色纯棉修身长裙的花釉,双手抱肩,静静的站立在朴素而古老的窗台前,任由仍带着稍微寒意的春风吹拂如丝质般顺滑的秀发扫过脸颊,那如水般迷蒙的双眸半眯着,望向对面。

窗户,透着白光在看着对面,同样的小楼,灰色的墙面,太阳也看不见的地方,关的严严实实窗户好像是要隔绝这个世界所有的气息,花釉想里面是安静的,就像她的小屋一样,只不过是少了一点阳光,没有被风揭开窗帘,宛如一张铺着暮色的老脸上的一双眼眶,看到的只有枯瘦的模样,而藏在嘴角被皱纹遮掩的微笑却没有看见,她想那是一种很简单的安静,更多像是一种享受,因为阳光在背后温暖。

就如,她身边,永远有他。

想来,他应该也忙完助理send过来的重要文件了。由此,她也该回去,免得又被训了。

而就在花釉准备转身离开时,对面与花釉这窗户只隔了一小巷子的两栋陈旧的小楼房的窗台也前后被推开,露出两张刚醒来的惺忪脸蛋,只是一个很慵懒的在伸懒腰,而一个则好不淑女的在打哈欠。

三人貌似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皆楞了一下,随之心有灵犀的一笑。

”小花你这一大早就站在这里是为了勾引我们么?“

倾泻进窗户的阳光在花釉身上洒下一片金光,所有耀眼夺目的光华都在她身上尽显。令花釉清灵悠然的气质显得更飘渺无暇。仿若九天仙女般的盈盈双眸犹似一泓清澈甘冽泉水,每一次浓密羽睫轻轻眨动,都有一种不染尘埃的清雅气息。浓密发丝凌乱的散开着,就像最闪耀的银河般自天际垂落。点漆黑眸转动,波光流转间仿佛夺去了万物心魄。

”我觉得小花是准备学这里的人家对唱山歌那般准备用黄莺般的歌声叫醒我们。可惜,我对蕾丝边没兴趣。“

看着这两个女人一前一后露出那妩媚的眼神,花釉轻轻的抛出一句:“昨晚运动得很晚?”随之将遮挡眼眸的几许发丝稍微扫向耳后,看着一嘉和沈宝儿仍然睡不够的样子,不由得挑眉一笑,揶揄道:“难怪今早不见你们四人出来吃早餐。”

闻言,就住在隔壁的二人,立即伸出半边身,向对方望去。

看着她们互相对视的样子,花釉眼眸闪过一丝笑意。

“是否很满意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自己被滋润后的样子?”

“小花!”

天一嘉和沈宝儿几乎是同一时间吼道。

对此,花釉满意地笑了。

“小釉。”

花釉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回头准备离开,却仍对那两个女人挥挥手笑着说:“希望等会儿你们还有爬山的力气。”

这时尹希夜半掩着房门走了出来,抱着手臂倚在门边凝视着花釉,深邃的眸子微微扬起,突然嘴角一弯道,“难怪昨夜这么快喊累,原来为了保持体力爬山啊......”最后一字拖长音调,语调却轻快,带着玩味。

此刻,连一向清冷淡然的花釉也不由得捂脸低叹,她家这位貌似越来越嘴贱了。

看着眼前的尹希夜,虽然脸上的笑容罕见的灿烂,但看在花釉眼里,真的感觉有些欠扁,然后不知怎样的 ,脑海里不由得就想起了她刚回来时季非寒对她说的那番话。

那天晚上,为了庆祝她的回归,他们一群人在酒店吃了饭出来,男士们都去拿车,女士们站在一起闲聊,花釉站在她们身后的地方安静的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尹希夜的好友季非寒走了过来,停在她身边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才开始说话。

“别看尹希夜一副翩翩公子优雅从容的摸样,其实是个狠角色,耐心的等待猎物的出现,耐心的等待最佳的攻击时机,耐心的和猎物周旋,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丝毫的疲倦和烦躁,从容淡定的像个旁观者,但是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等到最安全最有把握的时机才会出击,稳准快狠,一招制敌。”

花釉侧过身看他,当时季非寒已经喝多,眼睛细长明亮,也不看她,放佛在自言自语,说着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而且这些话都是话中有话,别有深意。

她当时并不清楚季非寒为何突然告诉她这些。猎物?她吗?

后来,花釉终于明白了。

然而, 此刻,是深有体会。

尹希夜深邃的眼眸因为花釉的凝望,不由得加深,最后,不得不上前拥抱住这个看似瘦弱实质顽强不已的女人,在她耳边轻轻的低喃道:“别这样看着我,小釉。”不然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闻言,花釉的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灿烂笑容,静静的回拥。点头,笑容依旧,像清晨的阳光,不刺眼,却能直接照进心底,让人神清气爽。

曾经有人问过她,”小花,你想找个怎样的男人呢?“

那时她已经为了友情而失去了 爱情,孤苦一人,黯然失色的说:”生命中要找的那个人,你该是一见他就知道的,因为遇见他就遇见安稳,看见希望。你爱的男人,该是有根基底蕴的。和他在一起,你不惧得失,只觉得人生蓬勃有力,满是希望苍穹。“至今花釉都记得,自己说这番话时,内心浓浓的失落。可是今天,她却想,她遇见了,遇见了这样一个给她希望和安稳,优秀美好的男人。

花釉微微勾起唇角,伸手拉住他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那样一双好看细长的手,仰起头望着他的眼睛,相识虔诚的祈祷,一字一句极为认真的开口,说,”尹希夜,我,其实是个憨孩子,要是认真了,就会得痴病的。可是,我愿意为你得这样的病,我会爱你,很爱很爱你。请你一定不要,辜负我。“

然后,他的手,紧紧的回握了她,花釉朝他点点头,没等他说什么,终于红着脸,挂着一脸的幸福,转身离去。

同时,刚回到床边准备叫醒自家老公的沈宝儿却一下子被刚醒来不久的霍东扬再次扑倒在床上,只见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忽然邪魅的奸笑道:“对于勾引这词,我比较喜欢亲自教导你,亲爱的宝贝。”

而同一时间,比一嘉更早醒来的季非寒挂断电话,电话那头的人目瞪口呆N久,“总裁要收购女同性者市场?!”

再同一时间,在市区中心的某酒店,那個性情阴沉沉,脾气说上来就上来,神经又敏锐,又擅长自我折磨,总之就是最难讨好的南宫焰却陷在水心火热中,正惊慌不已地站在橱柜前狼狈不堪地收拾东西,准备逃离因醉酒而睡在他床上的周家大少——周薇……

蔚蓝的天空此刻布满了红霞,如火骄阳退去了温热的温度,晚风带来了丝丝缕缕凉爽的气息,绽放了一天的骄阳花朵此刻慢慢收起它们的美丽。

夜,此刻才悄然来临。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