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安靖儿的出现  

2013-01-31 17:37:51|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晚,夜凉如水。

花釉趴在窗口看着墨色天空中的点点亮光,深冬的夜晚不同于白日的寒冷,白天再温暖,到了晚上也成了一阵阵刺骨的冷沁。轻轻合上窗户躺回了床上,没有尹希夜在旁的夜晚,花釉准备用无止境的睡眠来陶冶自己的情操。只是这时别墅的大门却被人敲响,花釉皱眉。

后来,当花釉看到来人是谁时,当场愕然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来借住一晚的居然是在网上Q群里刚认识不久的群友——安靖儿。

看着穿得单薄的美人儿面色憔悴而又尴尬地站在自己门口,花釉再也顾不得惊讶,连忙把人拉近暖暖的客厅里去。

“不好意思,打扰了。”坐下后,神情疲倦的安靖儿才颇为尴尬的开口,“只是,我刚到这里,除了你,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收留我一晚。”

“能被你在无助时想起,也算是我的一种荣幸。”花釉淡淡的笑道,“而且,刚好今晚值得我一人在这。”

接下来,花釉并没有主动询问她一个女儿家怎么来到这个城市,怎么又突然无处可去了...只是很家常的与安靖儿聊天。

看着这样的安靖儿,花釉觉得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所以,立即多了一份亲切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然而双手环抱着曲着的双腿,将脸蛋搁在膝盖上的安靖儿仿佛没听到似的,依旧沉浸在自家的世界里,没答话。

 瞧她似乎怔忡出神,花釉疑惑叫唤,“你没什么事吧?”

“没、没什么!”猛然回神,安靖儿微笑摇头,“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深怕被看出异样,将大半张脸埋在膝盖下,安靖儿紧闭着眼,随意找了个借口。

花釉抬手托着下巴,黑泽的眸子静静的凝望她,一双眸子不断的闪烁。沉默了半响,才轻轻地说道:“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向我说一说,或许,你的心就会舒坦些?”

抬起头,对上花釉那如水的眼眸,安靖儿清晰的见到她眼底蕴笑,清和的声音带着一丝魅惑,不由得,心情有些激荡、有些感动,还有更多、更多说不出的情绪全堵在胸口,让她觉得整颗、心胀得好满……好满……

“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不要委屈了自己。”

“谢谢你,小花。”安靖儿嗓音一梗,胸口一热,酸涩的眼眶突然毫无预警地流下泪,她已说不出心中的感动与委屈。

良久後,接过花釉手中的纸巾抹去脸上的泪水后,她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毅然地起身到柜台边拨了一通电话说了几句话,然后很自然的放下心中的一切防线,缓缓的向花釉诉说起自己的故事。

......

公寓里乱的一团糟,像刚刚经历过抢劫案一样,出来的时候连门都没有上锁,闵瑞衍拉着安靖儿一脚踢得开大门,径直走到屋里把她放到床上,他手刚一松,长途跋涉的腿也虚软得不行,就着手的方向直接扣在了她的身上。

毕竟是一个一八五的大男人,身板再瘦长,那点分量还是在的,安靖儿在医院被她扣在沙发上一次,现在他一身的汗把她压着又是一次,实在忍无可忍地扯着他的头发,“起来!”

“安大小姐,你也太忘恩负义了。”他拿着鸡毛当令箭,还十分惬意地将头渐渐地往她脖子向下的地方靠去,“知道你出事了,我连忙拔了针头就赶过去把你背回来,没功劳也有苦劳。”

闻言,安靖儿手一抬就往他头上撩,闵瑞衍像脑袋上多长了一只眼睛一样,闭着眼睛准确地抓住了她的手,拉到自己的唇边用力地狠狠亲了一口。

他唇吸间呼吸没刚才那么烫了,脸色也好了很多,那一路人来疯的背着她跑倒还真的让他烧退下去了不少。

一室久违的安静,他的胸膛这时微微的起伏了几下,伏起身体反过来抱着她在枕上躺好,拉起被子紧紧裹住她,从后连着她和被子一起扣在怀里,闭上眼睛作势要准备睡了。

闵瑞衍”安靖儿没有动,目光落在卧室干净雪白的墙角,背对着他平平静静的,“现在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

说过那么伤人的话后又好像后悔急迫的担心,有什么意义?

她知道他们的开始是许多女孩子年轻时盼望的那样——因为自己的好友而结识对方,相遇之后分开,然后再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同地点重逢,新鲜感一下子便淹没了自己所有的感官,什么也没考虑,就一起了。

只是,他们的结局貌似没有童话故事的那般完满。

“.....不可能一辈子都沉迷于初衷的激情。”她闭着眼睛沉默了很久,“我们之间没有信任,更别谈坚持。”

不是他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这不是残酷,因为激情如果真的褪去得一干二净,他们之间还有什么?

除了眼下这段不知道能够称作什么的关系,他们什么都没有。

房间空旷,她的声音便显得格外清晰。

闵瑞衍每一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搂抱着她的双手收得越来越紧。

“你在问我要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亦是平静的,“感情?...还是爱情?”

安靖儿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闵瑞衍一觉醒来,怀里已经没有人了。

闵瑞衍揉了揉眼睛,推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

她走了。

一阵发愣后,闵瑞衍走到落地窗前,在酒柜上倒了酒,仰头喝了下去,不理会响个不停的手机,随之在躺椅上坐了下来,目无焦距地看着窗外,神情再不是往常的风姿卓越,漫笑无谓。

她那么倔强又有点冷漠的人,竟然真的向他开口了。

可是,他有什么?

他能给她什么?

......

听玩安靖儿的大概诉说后,花釉亦不由得喟叹一声,爱情这东西,果真害人不浅。

不知道是因为花釉身上的那种淡漠宁静的气息会让人很自然的放松心情,还是正如花釉所言的向他人诉说了一下心中的郁闷后会轻松些,反正此刻她感到自己的心情真的好多了。

“小花,谢谢你。”现在,安靖儿终于放松,困倦就像潮水一样,席卷而来,“真希望可以和小花你一样,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