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2012-10-01 15:20:58|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朗,天气临近冬至,周围气息中带着淡淡的清新。

整齐明朗的小院,种植着的菊花已经长出嫩芽,眼前景象一派和谐。

睡熟的花釉耳边传来嘀咕不休的脆耳声音。

“小花快点起来,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你忘了今天要去机场接小熙么?再不起来的话,就要迟到的了!”周薇急的连拽带拉的拖着花釉,恨不得一掌拍下去,不过想归想可不敢。

不耐的皱起眉,嘀嘀咕咕的抱怨着“让我再睡一会,一会就好。”她本着绝对不与麻烦拉上关系的原则,只想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没有任何的阴谋算计,可是——唉,事与愿违啊。

受不了像鸭子一样渣渣叫个不停的表姐,花釉眼睛并没有全睁开,慢吞吞的走下床,任由周薇拉着到洗手间清洗。

“赶快洗刷换衣服,一嘉在下面了,我下去等你。”

看着远去的身影,花釉心疼的盯着门口。最近什么事都要这个表姐帮着自己做,就连夏子轩也被她连哄带骗的自动跑去宝儿家作客了,她不是木头人更不是石头做的,多少有点愧对这个女人。

唇瓣一扬,漾出一抹诡谲笑痕。

看来,是时候帮她找个伴了。

当然,现下最为重要的还是先整理好她那个傻妹妹安小熙的混乱情感。

当一身白色连衣裙的花釉带着娇俏可爱却脸色不太好的安小熙出现在咖啡厅门口时,一阵悠扬而悲凉的歌声缓缓而至。

良久后,不理会听着歌声依旧在发愣的安小熙,花釉扬眉一走,拉着安小熙走到最接近舞台位置的角落坐下,然后看到自家傻妹子眼光闪闪,水雾缭绕,顿时满意地笑了。

跟着坐下的一嘉似乎在花釉那双始终幽深的双瞳里瞥见了一抹异彩。

仿佛心有灵犀般,正坐在钢琴前,轻弹轻唱的俊美男子深郁似海的双眸略一环扫,顺着花釉这边看了过来。

安小熙仍然然低着头不语,一脸花痴样的男服务生赶紧抓了份菜单来报到,小熙这才转过脸来不赞成地瞟他一眼。

嘲讽的笑容再度回到她脸上,她耸耸肩走出咖啡厅,直接迈入绵绵细雨中,仰头承接那苦涩的雨水,让它尽情蹂躏她脸上的痛苦痕迹。

刚才那个歌,她记得,深刻地记得。


蝴蝶擦几次眼睛 才学会飞行
夜空洒满了星星 但几颗会落地

我飞行 当你坠落之际
很靠近 还听见呼吸
对不起 我却没捉紧你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
我解释不能说放任你哭泣

你的泪滴想倾盆大雨 碎落满地
在心里惊醒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很小心
可现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多的是 你不知道的事

蝴蝶擦几次眼睛 才学会飞行
夜空洒满了星星 但几颗会落地

我飞行 当你坠落之际
很靠近 还听见呼吸
对不起 我却没捉紧你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
我解释不能说放任你哭泣

你的泪滴想倾盆大雨 碎落满地
在心里惊醒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很小心
可现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多得是 你不知道的事

我飞行 当你坠落之际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
我解释不能说放任你哭泣

你的泪滴想倾盆大雨 碎落满地
在心里惊醒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很小心
可现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多的是 你不知道的事


他们之间,为何会走到这一步?她不知道,究竟是她对他的不信任,抑或是他对她不信任,还是他们从来没试过信任对方?

 她在《色》里面说到:她毕生的理想,就是找个高高大大的男生,他就那么随便一帅,我就随便一赖,然后岁月流逝,我们手拉着手,磨磨蹭蹭地变老。

而她,安小熙,从来没想过嫁入豪门,也没有想嫁给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仅仅只是想嫁给一个对的人,过最平凡的幸福生活而已,为什么这样也不成全她?

没有撕心裂肺地哭,全身散发着无比绝望气息的消息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角,任由咸咸的雨水冲洗脸上的泪珠。

“你觉得就这样站在这里,小熙就会主动回到你身边吗?”花釉望着远方,淡淡问道。

那声音,很轻很轻,像是深夜的雾气,带着遥远的飘渺和若有似无的寒气。

站在她身旁的古博,闻言一愣,然后嘴角缓缓牵起,随之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向雨中的悲伤女子走去。

寂静中,清雅嗓音淡淡轻应,犹如叹息。

瘪着嘴角表示不满意,一嘉慵懒地在门边一靠,喃喃道:“可怜的小熙就这样被卖掉了。”随意地往身旁出瞟了几眼,带着方才还没退散的浓浓懒意,娇媚横生,星眸里灵气逼人,耀眼得让对方睁不开眼,“小花,你说,要是让小熙知道你这样卖掉了她,她还会这么爱护你这个看似娇弱实质腹黑无比的姐姐么?”

“卖?你懂什么叫卖么?”

“不就如此刻么?”

“呵,没多久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买卖。”

花釉态度悠漫自得,一副你智商有限说你也不懂的感觉,瞳色如常,睿面无痕。

“你又要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横眼。 

花釉沉吟片刻,继而笑靥如花。

“天机不可泄露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