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初恋的味道  

2012-05-10 10:30:50|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难得在无课的时候没有任务,花釉背着DV独自走在蜿蜒的乡村小路上,步伐清闲而散漫,偶尔听到错身而过的人将她与小闲的名字一道提及,嘴角便忍不住掬起一抹淡淡的弧。

那时候,悠和她还正值豆蔻年华。眨眼间,什么都迁徙过了,剩下的,只有一片残破的记忆。

......

宿舍里,悠正站在阳台给一盆枝叶葳蕤的秋菊浇水,她背影清瘦,一袭白色针织长裙衬得她清丽素雅,婉约沉静。

独自一人时的付晓悠总是和人前大相径庭。

“怎么不去吃饭,悠?”

听到开门的声音,悠回过头,默默地收起水壶:“小花。”

悠撇嘴,声音细如蚊鸣:“他都没叫我一起去。”抬头见花釉直直地盯着她,她欲言又止,“小……小花,你和萧楚闲的传言……”

花釉笑着揽住她的肩:“好了,悠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想说,你的那担心是多余的,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你经历千辛万苦而才得来的男人。何况,小闲一直当我是妹妹而已,不然,我早就和他一起了,哪能轮到你呢。所以,只要你相信我,那就绝对错不了。”

她笑得明亮又忧伤。

不就说个……刺痛的谎言嘛。

悠扁扁嘴:“……可是我吃醋了,他刚才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花釉眸里闪烁的光黯淡下来,放开搭在她肩上的手,掩了嘴笑得有些微不自然:“你也知道,那时候他对外说我和他是男女朋友,那纯粹是为了阻挡同门学对我和他的骚扰,后来,你们一起后,他说公开你们的关系,你却说不需要……”

付晓悠猛绞手指,完全不是平素活泼的模样,倒像个不知所措的小孩子:“那时才念初中嘛,少见多怪,现在是高中了,校园里也少不了成双成对的情侣……而且,现在个个都说你们是天生的一对,原本的确是没什么的,但听得多了,心里就不舒服了……”

不得不承认,付晓悠真的很虚伪很龟毛,小闲就时常称她为“虚伪的小女子”。

这样称呼她,其实是有根据的。

 比如:对待不熟悉的人,她永远是开朗的微笑,活泼的应答,就算看某个人不顺眼,极度讨厌,也不会表现半点出来……但转身之后,绝对是另一副表情。

又比如:明明她才是萧楚闲嘴里那位交往很一年的正牌女友,她却能够不动声色和贝儿、宝儿一起游说花釉“勾搭起触摸浮云的天梯”。

再比如,在一次做任务时,花釉被捉了,对方要求拥有特殊能力的花釉去做一件事,当场,她就说:“有脑的人,也知道我比空有外表的她有价值多了,你要她帮手,还不如找我更好。”

 ——当然,花釉也是在很意外的情况下知道这件事的,所以才会在两人PK过一场后,事事回护她,只是,悠并不知道她已经知道这些。

悠就是这样虚伪而真诚,现在话只说一半,花釉却什么都明白了,心尖忽然像有一只蚂蚁一边爬一边啃咬,倏然一阵轻微的疼痛后,她扬眉欢笑:“哈哈,小闲这只老狐狸,这回算计我真是大大地失算了。”

她豪迈地拍拍悠的肩坎:“悠悠,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出了宿舍门,迎视中午还有些刺眼的阳光,肆意而明亮的笑一点一滴黯淡下来。

萧楚闲……

孩童时代,她常常穿得花枝招展跟在他身后,她叫他“萧哥哥”,他唤她“啊釉”,两人顽劣如猴在附近各个院子里大搞破坏。

他们是共患难的青梅竹马,一起闯祸,一起受罚,一起长大。

豆蔻年华,她情窦初开,穿白色衬衫的少年吸引了她所有的目光,那是一种很朦胧很朦胧的感觉,妙不可言,但深埋于心。

元旦节,初级中学总会组织文艺汇演,她很早就抢占了最前排的位置,因为萧楚闲有节目表演。

 坐在她旁边的也是一个女孩子,清丽婉约,望着台上的双眼却生出比太阳还耀眼的光亮,后来她才知道,女孩叫付晓悠,视萧楚闲为偶像。

萧楚闲表演完节目后,随手地把一件舞台道具“塑料红玫瑰”扔下舞台,正中她与悠中间,两人眼疾手快,同时抓住,谁也不肯松手。

 眼看红玫瑰就要被扯坏,悠忽然抬头,清澈的眼里散发出野蛮的光亮:“别抢了,我们找一个地方PK决斗,谁赢谁拿走玫瑰。”

那时年少,她又本顽劣,只愣了一愣后,欣然应允。

于是,两个豆蔻少女在操扬的草地上展开了轰轰烈烈的PK,最后她因为和小闲学过武术,把付晓悠按倒在地并禁锢她的行动,不失傲气的盯着定在地上的女孩。

停下来后,望着彼此蓬头垢面的模样,竟都忍不住笑起来,这一笑,两人成了好朋友,那一战她赢了,自诩强者,加上无意中知道其为孤儿的事,从此为朋友两肋插刀……

然后,她插了自己两刀。

不久之后,萧楚闲跑来对她说:“阿釉,我答应了一个小姑娘的追求。”

那个小姑娘,叫付晓悠,是她的好朋友兼伙伴。

然而毕竟那时年纪小,也没有特别的伤心,只隐隐有一些不舒服和一些失落。

后来她知道,情窦初开时,会对某个人比旁人关注多一些,但那种感觉会在一段时间后慢慢遗失,然后再去关注另一个人。

这是每个人在成长路上必经的一环,她只是恰好把视线停在了一起长大的萧楚闲身上。

这种感觉不叫初恋,而是初爱,最初的爱,纯纯如新鲜的白色牛奶,最终将成为生命里一抹淡之又淡的色彩。

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她不再叫他“萧哥哥”,只是朋友般地叫“小闲”。

后来很久以后她才反应迟钝地惊觉,缠绕在心里那根长满小碎花的藤蔓,终究没有随着称呼的变换而枯萎。 

原以为只要能够风云比肩,纵然只是传说中的绯闻女友,也心满意足,但她知道,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当了。

但是幸好,他们谁也不知道,那个白衣翩翩的少年,曾在她心里开出过一树独自芬芳的花……

它独自开,独自谢,最后深深掩埋。

 那日她听了悠的心里话后,很快将意思表达到了萧楚闲那里,而萧楚闲也本来就是想借此刺激龟毛的悠,得到信息自然会采取行动向全世界宣告他的正牌女友。

没有人知道小闲究竟有多爱悠,但花釉知道,所以在萧楚闲跟她坦白爱上一个虚伪的小姑娘时,她的那一份喜欢,在友情面前淡了下来。

这样未尝不好,不曾深深深地喜欢,抽身而退时,就可以很简单,不会留下深深深的伤。

....回想起以往的种种, 抱着一束小雏菊的花釉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继续向悠的墓碑处走去......

随着初夏的和风吹过,花釉微微侧头听着从不远处的榕树脚下传来的夹带着微凉的温润嗓音。

“小闲老师,你给我们继续说故事吧。”

“话说,一颗小树爱上了身边的一块巨石。巨石也爱上了小树。于是他们各自许愿,愿以五百年的修行,换取与对方一样的身心。佛为其诚心所动,满足了他们的愿望,随即,小树变成了巨石,巨石变成了小树...... ”

那一刹那,花釉微微的停顿了数秒,半眯着眼,抬眸凝视万里无云的晴空。

原来,爱的缘份,常常只差那么一点点,只差那么一点点,却如恒河两岸,遥不可及。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