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我们是彼此的  

2012-05-19 23:47:40|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花釉套房外间的客厅。

花釉给夏子轩洗完澡,送回房间哄睡了后,便走回到主房里,打开了电脑,找上了那几个女人群聊。

小花:不要隐身了,在的都全浮上水面来吧。

不到三秒,群里的几个女人居然一窝儿上,让花釉一下子无语了,她还真的没想到,全部都在。

一嘉:哟,难得花美人这么晚了还集合上来。

宝儿:叫我们上来,非奸则盗,说,小花,你是不是欲求不满了?

小花:......

贝儿:怎了,小花?

周薇:想找我们要一些AV?

坐在电脑前的花釉抚额微微沉寂了一下,一时之间觉得找错对象了。

小花:我今天见到古博了。

周薇:小熙的师傅?

一嘉:古博......你妹的?

宝儿:怎么觉得这句有点怪异的味道?

小花:......

贝儿:他找你了?

小花:应该,或许吧。其实,我是在今天街道上偶遇他的。

回想起今天早上的情形,花釉觉得当年的事情越来越不简单了。

宝儿:那他回来干嘛?不会是想问你拿小熙的住址然后去追回小熙吧?也不对啊,以他的能力,绝对不需你帮啊?何况,他都离开两三年了吧?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一嘉:也对。难道......如电视所演的那般,妹妹爱他,可他看不上妹妹,反而看上了姐姐,而其中为了不让姐姐为难,所以偷偷离开,最后,回来了?

宝儿:...-_-! ..You are so two !

一嘉:..-_-#..You too !!

小花:......天一嘉,你可以继续潜水了。

一嘉:......

天一嘉郁闷了,她也只是说出心中的心声而已,这也有错?唉,这个世界真的越来越混了,都不让人家说真话的。

贝儿:小花,你是不是发现了一些什么事情?

花釉微微叹道,不愧是贝儿,这么一点蛛丝马迹,就知道大概了。

小花:嗯。我觉得,古博,那个男人当初离开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这次出现,只是探问了一下小熙的状况。我感觉,他对小熙还是有情的,而且不浅。

宝儿:你的意思,是不是指这个男人,其实很爱你妹的,只是,因为一些迫不得已,才会离开?

小花: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周薇:经过我的分析,我觉得,最大的可能,他爱惨了小熙,只是,若要在小熙的幸福和他的幸福中作选择,他舍弃了自己的幸福,成全了小熙的幸福。

宝儿:可是,他难道不知道,小熙的幸福不在别人手上,而是在他那里?

一嘉:弱弱说句,即使我们猜的都对了,但你们有没有想到,小熙已经和那个闫晨结婚了?

一下子,群里寂静了。

花釉在电脑前安静了。是啊,她差点忘记了小熙已经选择和闫晨一起度过下半辈子了,即使她还爱着古博。而且,她清楚,小熙是不会为了突然现身的古博而对不起闫晨。那么,现在古博回来了,又有何用?

正如他所言,他的再次出现,只会扰乱了小熙此刻的幸福罢了。

或许,一切,都错过了,再也回不来了。

小熙,她亲爱的妹妹,终究错过了心中的那个人。

忽然,不小心按了键盘的某一个快捷键,一首忧伤而缓慢的旋律渐渐流出,荡漾在寂静的房间里。

花釉闻言一愣,这歌曲不是她喜欢的,只是,失恋后的小熙当时喜欢极了,每每有空就会播放了一片又一片,久而久之,她也爱上了,爱上了里面的歌词。

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

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

美丽的梦何时才能出现

亲爱的你 好想再见你一面

 

秋天的风一阵阵的吹过

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你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留下这个结局让我承受

 

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没有说一句话就走

 

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对你付出了这么多

你却没有感动过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不觉间,眼角微湿的花釉觉得自己的心思都被抽空了,关上电脑,站起身,在窗外静站了好一会儿后,才走出房间,向三楼的书房走去。 

推开门,见尹希夜坐在电脑前敲着键盘,花釉一下不知道要不要打扰他了。

“过来。”

花釉慢慢地走到尹希夜的后面,低笑,“后面长眼睛了?”

“是,360度全方位监察。”

尹希夜没有说谎,整栋透天厝实装了全方位监控的监视器,操作终端就在他的电脑上,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一直没告诉花釉罢了。

“呵,”花釉听闻只是一笑,“你是不是在忙,那我先不打扰了。”

尹希夜将放在键盘上的手朝后一捞,将花釉从身后抓到了身前,拔着她坐到自己的腿上,眼中含笑,“看来,夫人有懿旨要下。”

“你过两天是不是要到美国出差一个星期?”

“嗯。”尹希夜将花釉搂紧了些,“怎么了?你不想我去?”

“不是,你去没事,我想去小熙那里几天。”

尹希夜眉头皱了一下,“怎么突然去你妹妹那里?”

“我今天见到古博,”花釉嘴角带笑,掩了心中的担心,“所以,我觉得,无论怎样,我该去看看小熙。”

尹希夜微微拧了下眉头,“古博?小熙的师傅?”

“嗯。”花釉眼眸微微一沉,“我觉得,他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小熙,而我,不想让小熙带着这个没有结尾的心头结过完下半生。”

尹希夜没有立即答话,只是凝视着眼前的人儿,最后,在花釉揪心的回望下,才有点犹豫的说道,“你一个人去那么远,我不放心。”

“怎么会一个人呢,”花釉笑道,“贝儿她们几个也会去。”

“不放心。”

“我不是小孩子。”

尹希夜轻啄花釉的唇,“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需要我保护的孩子。”

“不去很久的。”

“几天?”

“19号中午走,24号回来。”

尹希夜眼眸一眯,“几乎一个星期了,需要去那么久?”

“你25号回来,我24号回来,刚好。”

“在外头注意安全,若是我电话你,不可以不接,也不可以贪玩。”

“嗯,放心吧。”

“还有,记得你是有男人的女人,不可让其他异性认为自己还有机会。”

“呵呵,”花釉噗哧笑出声,“知道了,尹希夜尹大人。” 

“小釉,不要让我担心。”

低喃的语气让花釉抬眸凝视眼前的男人,西装革履,靛蓝色衬衣领口的纽扣随意解开,隐隐约约能看见一根细小的红绳系着一枚青葱碧绿的玉戒。

这人有一张五官生得极好看的脸,清逸中更见一番精细雅致,端的钟灵毓秀,风致翩翩,令人心驰神往。

这人此刻居高临下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眸子仿佛一泓深潭水,深邃的,也淡淡的,波澜不兴着。

花釉伸手抚摸着尹希夜的脸庞,轻柔道:“夜,要是我没有回来,我们还会有可能在一起吗?”

尹希夜手掌托着花釉的后脑,将她的头摁到自己的额头上,抵着,眼睛晶亮的看着她,“会!小釉,不管你那次有没有回来,我们都会在一起,毋庸置疑!”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尹希夜轻轻沉了一口气到心底,“因为,你,非我莫属!”

“夜......”

“小釉,不要以为我说的是玩笑。”尹希夜的声音很轻,轻得花釉需要极认真的听,可字字她都听的清楚,他说:“从我确定自己心的那一秒,你,就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只会是我的。”

花釉伸手勾缠尹希夜的脖子,“夜,你说的对,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他们,是属于彼此的,也只属于彼此。

他们,到底,没有错过了对方。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