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仅有的依赖..

每天一点小美好...

 
 
 

日志

 
 
关于我

那些南飞的鸟群,每年春天都会回来,我都可以站在屋顶上等待他们从我头上飞过,等待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扬花,可是那些离开的人,无论我等了多久,他们终于还是散落在天涯,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网易考拉推荐

【她的故事】贝儿的婚礼  

2012-03-04 13:42:24|  分类: [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是如此地宁静,一弯皎月,烟云浩淼。淡眉疏颜,斑驳岁月,游曳在人生落幕的途中。

“还没有睡?”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有些低沉,又带着点轻轻柔柔的味道。

花釉:“嗯,正要睡。”

对面传来一道低柔的女声,他说了句“稍等”,花釉想其实“晚安”也可以的......

在“稍等”中看群上周薇和一嘉聊天。

周薇:“spice girls hot,spice girls hot,spice girls spice girls hot hot hot !!”

一嘉:==!

周薇:哦?你看懂了啊,我还以为要给你翻译呢。

一嘉:==!这个符号是代表我不明白的意思。

周薇:不明白啊。

周薇: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辣妹子辣辣辣。

一嘉:= =!

周薇:kao !中文也不明白啊!?

花釉笑出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这时传了过来,“我恐怕赶不及回去参加贝儿和莫笙的婚礼。”

闻言,花釉微微的一皱眉,但很快便舒展开了,她知道,如果不是真的赶不及回来,他肯定不会这样,“那好吧。”末了突然加多句,“再忙也要照顾好自己。”

“没别的话了?”

花釉闻言一愣,随之脱口而出,“晚安。”话一出口,花釉便后悔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眼看一分钟过去了,尹希夜那头依旧静默以对,而且也不挂机,弄得花釉无言以对,但心底却蛮喜欢这种感觉,但再喜欢也不是这样一直下去的啊,所以最后还是浅浅一叹,“我...要睡了。”

后来,被弄得心神不宁的花釉终究还是发了条短信过去,寥寥几字,却让远在美国的神情原本落寂忧伤的尹希夜嘴角微微地上翘,眼底也不再那么的深邃冷漠。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几天后,G城。

一场轰动全城的婚礼,一场几乎G城各界名流全部到场的婚礼,一场让媒体恨不得每个细节都想捕捉到的婚礼,一场没有特别请柬无法进入现场的婚礼。

花釉看着莫笙这个脱离了英国古老皇室身份的神秘男子亲手布置的场景,突然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幸福,一种好姐妹遇到良人之后为她高兴的幸福感。

尤其,当婚礼正式开始后,沈贝儿一袭纯白婚纱出现在众人眼底的一刹那,花釉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不得不承认,莫笙请的婚典策划师真的造出了一场一场华美的婚典,见到一身白色婚礼服的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接过贝儿的一瞬间,她脑子里出现了四个字:倾城之爱。

那双闪耀着深厚爱意的凤眸里,只有他的——贝儿。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人可以从第一眼见到另一个人便一生只为她而爱,不管时间如何变幻,不管爱情如何难测。有一类人,深知自己的心,一爱,再世不变。

站在花釉旁边的准妈咪沈宝儿,微微地红了眼睛,正要转头看向花釉,看到花釉眼底那抹再也掩饰不了的黯然时,心,一阵刺痛闪过,然后转身对身边的男人道:“极品,我今晚想去小花那过一夜,好不好?”

留意到自家女人红红的眼睛,霍东扬微微地一抿嘴,正欲以她晚上睡觉没有他在身边他不放心为由拒绝之时,但一看到沈宝儿露出一幅欲哭欲泪的悲惨孕妇神情,霍东扬无奈地收回正欲说出口的话语,轻轻地拥抱入怀,“给我适可而止!”

沈宝儿回拥自己的男人,乐了,“院长大人万岁!”

“万岁?那是老妖精。”

“那不是正好,我是狐狸精,正好一对。”

不止霍东扬,连旁边的人都被沈宝儿的话惹笑了,花釉更是凝眸成露,无声地笑了。

看着身边这些洋溢着微微幸福味道的好友们,花釉低眸含笑,感受着淡淡的温馨。

蓦地,花釉一颤,那若隐若现的熟悉气息好像出现了,但下一秒却独自摇头叹息,为自己的想念而感到羞涩。

“哭了?”身边有人轻搂住了她的腰,清淡的语调是熟稔的。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怀抱,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熟悉,让花釉惊愣了,以致难得乖乖滴让身庞的男人拉着远离了起哄的人群。

原来,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渗透进灵魂,再也抹杀不去。

眼看四周已经没有了喜庆的赏光灯,对话,祝贺,花釉才懵懵懂懂的确认,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尹希夜。

不等花釉回过神来,一身风尘仆仆的尹希夜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嘴封唇,杜绝了怀中女人拒绝的话语脱口而出。

流动的时光从青春的眉间扫过,相爱的岁月从飘渺的云间掠过,一切不快仿佛都已远去,就只剩下你我,静守时光。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一阵激动后,花釉微微地推拒紧窒的拥抱,深呼吸了几口空气静定心神后,才抬眸凝视神采奕奕的男人,“没必要如此的赶回来的。”

看到尹希夜深邃的眼眸下浅浅的暗淡,以及下颚还没赶得及修刮的新长出的清渣,花釉便无由来的感到怜惜。

尹希夜难掩胸口的轻微悸动,将眼前的人儿慢慢地圈进怀中,两人的身体贴合,填充了彼此之间的空寂。目光轻微的一闪,低头间的一抹浅笑再真实不过。他发现自己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安抚了......

“小釉。”

“嗯。”

“等,让我来做就够了。”

花釉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但没有吭声。

后来,被偷看了整过程的一嘉,以一传十的方式宣传,花釉静默了,然后让一嘉在图书馆门前站了一小时以示惩罚。

一嘉倚靠在图书馆的石柱:“图书馆里的人啊,不要为我的静站而悲伤,如果我在里面,你们一个也静不了。”

众人扶额哀叹,花釉却笑了。

如若真的有神在,那么我,花釉,恳求,愿亲爱的一如葵子,向阳而生,迎着微笑。

 

 

【她的故事】抹不去的情感 - Eiche - ..o(︶︿︶)o..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